翻轉教室的發展及與MOOC的結合

「翻轉教室(flipped classroom)」這個概念在近兩年的推動下,應該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簡單來說,就是將以前的教學課堂模式翻轉,讓學生先在家利用教育資源自修,到課堂裡針對學習內容和同學討論或問老師問題,也可以在教室裡寫作業、進行更多教學活動(如實驗、角色扮演…)。

如果你想更了解翻轉教室,可以看以下這幾個網站的介紹,或是自行再去蒐集其他更多介紹。本文的重心將是MOOC與翻轉教室之間的關係,對於翻轉教室本身就不會太多著墨。
  1. UP & UP English對於翻轉教室的介紹
大陸一個英語線上學習的網站,在前半部透過影片和圖表,簡單清楚的介紹翻轉教室。
  1. 翻轉課堂(Flipped Classroom) 讓學生自主學習
數位學習無國界部落格介紹翻轉教室簡單的發展背景,並提到幾個翻轉教室的好處,像是學生可以選擇適合自己的教學方式、反覆觀看、在有問題的當下問老師等,老師可以在課堂時間增加互動、減少採用特定教科書或教育資源的費用。
  1. The Flipped Classroom Infographic
由Knewton製作,透過圖表淺顯易懂的說明翻轉教室的進行方式、教學理論模式、在美國帶來的學習成效,雖然是英文,但是光看圖片就能理解。
  1. The Flipped Classroom Guide for Teachers
非常周延的說明翻轉教室是什麼,以及翻轉教室帶來的七個好處和六個壞處,提出要成功執行的六個策略,除了文字還輔以影片。
  1. Flipped Learning Network
如果想要進階認識翻轉教室,可以來看這個網站。除了簡單的定義,也整理了許多延伸閱讀的研究、書籍,還有影片範例、相關研討會的影片。其中有些資料採用創用CC授權,有興趣的人可以協助翻譯和傳播。

為什麼提到MOOCs就會想到翻轉教室 ?

「翻轉教室」並非一個嶄新的概念。「翻轉」的概念最早可以追溯到科羅拉多州的數學老師Karl Fisch,2010年Daniel Pink稱之為“Fisch flip”或翻轉式思維。而在此名詞正式出現前,2007年化學老師Jonathan Bergmann與Aaron Sams就在錄製課程(他們合寫了一本書Flip Your Classroom: Reach Every Student in Every Class Every Day於2012年出版),哈佛教授Eric Mazur也率先在1990年代嘗試同儕教學,改變原本的講課形式。

事實上,對於人文社會學科而言,從以前到現在都會讓學生先在家唸完指定閱讀後,在課堂上報告或討論,許多專題報告也常會在課堂上進行,與現在當紅的翻轉教室模式相比,差別只在於事前看的是紙本或是影片而已。

那麼翻轉教室為什麼會在近幾年突然翻紅呢?或許可以歸諸於可汗學院的貢獻。2011年Salman Khan在TED演講,說明他所錄製的影片可以如何被老師用於翻轉教室,而且確實帶來很好的成效

xMOOC在2012年推出時,同樣的短影片形式自然令人聯想到可汗學院與翻轉教室的應用xMOOC的推動者也察覺MOOC對於實體課程現場改革的潛力,紛紛以翻轉教室為號召,說服大學老師加入MOOC。畢竟科技發展這麼多年,採用新科技改善教學的卻只是少數老師,在研究型大學中更是如此。MOOC讓老師覺得自己像是提供大眾知識的英雄,也開始讓老師思考可以嘗試什麼新的教學,翻轉教室就是其中之一

Coursera創辦人Daphne Koller在發布Coursera時,指出MOOC將會促使實體授課方式改變,老師要是在實體課程仍然只是單純的講授、單方向的塞資訊給學生,那就無異於線上課程影片,隨著線上課程影片數量增加,老師就會有更多壓力要與學生互動

2013年帶領MIT投入MOOC的Sanjay Sarma也說,雖然xMOOC就像是發展已久的函授課程進化版,然而其可以帶給實體教室一些改變。MIT這個神奇的地方,真正的魔力來源正是學生進行討論、合作、專題計畫發想的過程,如今既然可以利用網路傳遞課程基本資訊,那學生在實體教室內就有更多時間可以花在這些更有價值的活動上。

edX在翻轉教室的提倡上非常積極,提出了SPOC(small private online course)此詞,讓線上課程的對象鎖定在特定族群(實體課程的學生),而非開放給所有人觀看。如此一來,老師可以將線上課程用來配合校內實體課程,給學生更完整的學習經驗,線上授課的內容也可以在確保學生程度相似的情況下,做出更精確的課程設計,同時學生有學分的束縛,最終會有比較高的課程完成率。不過,這種做法也被詬病為精英學校的保守思維,失去MOOC珍貴的「開放性」。(想了解SPOC及其他線上課程模式的設計,請看本文)

另外,edX在平台發展之初,就和聖荷西大學合作進行翻轉教室的實驗(詳見下一篇文章的介紹),由於效果很好,之後edX將會和其他合作學校收費。Coursera也和10間州立大學簽訂協議,合作提供翻轉教室。使用Coursera上課程進行翻轉教室的大學要替每個學生付8-25元美金費用,這個費用將依據課程大小和課程是否由該校提供做調整。

不過,MOOC不同於可汗學院或是其他youtube上的教育性質影片,MOOC在線上是一個完整的課程,而且有他原本鎖定的課程對象,就算課程影片依照單元切割,但是每個單元中仍有授課老師的觀點和配合線上環境的脈絡。要融入實體課程時,需要思考線上課程和實體課程的進度與活動搭配方式,並且思考MOOC提供的討論區、自動評分這些影片外的機制能如何用於實體課程中

對於MOOC結合翻轉教室的質疑限制線上學習的創新空間


雖然xMOOC主流平台與參與的名校大力倡導,且也有成功的案例。然而,不少人提出質疑,為什麼同樣的講課內容一但錄影和搬到線上之後,就會變成革命性的創新如果只是需要短影片,Sophia learningKnowmiaTED-ed都有教育性質的短影片,為什麼一定要用可汗學院和MOOC的影片?加以翻轉教室其實不是一個新概念,難道MOOC帶來的創新就僅止於此嗎?(關於對MOOC的質疑,你可以看這篇文章)

再者,如下圖所示,既然OCW到MOOC是從課程素材進化到課程的過程,若翻轉教室只把MOOC當作實體課程的素材使用,也就是以前在家看教科書變成在家看影片上課,則MOOC和OCW的差別僅是將影片切成片段而已,MOOC透過線上提供測驗、互動等學習要素會消失,還是要由實體課程來提供這些學習體驗。如此一來,MOOC還能被視為開放教育或線上教育的下一步嗎?

MOOC既然是面向大規模的線上學生授課,也有許多線上互動的技術,應該有潛能發展出超乎翻轉教室、OCW的新型態教育方式,老師不應事前預設這門MOOC未來要用在實體課程上,而在線上課程設計上綁手綁腳

謹慎思考翻轉教室的初心與適用場合


雖然有一些質疑的聲浪,但翻轉教室依然是非常值得嘗試的實驗。杜克大學Mohamed Noor教授在分享他的經驗時就提到,就算不確定翻轉教室是否為最好的授課方式,但也可以看出傳統授課並非最好的方式。他未來可能還會繼續挑戰其他種教學方式,但確定不會回到傳統授課方式

事實上,翻轉教室是一種教學方法,傳統講課也是一種教學方法。有些老師光用傳統講課就能吸引學生興趣與主動學習的動機,這樣的老師就算換了一種教學方法,也會因為他的教學熱情和對學生的用心深受學生喜愛。

或許,我們可以拉高一個層次來看,「翻轉」並非制式化的翻轉課堂活動先後順序,我們應該思考對於教育有何期待,以及要如何協助學生達成目標,因此「翻轉」更重要的意義在於「翻轉課堂重心、將課堂焦點轉向學生」

老師可能察覺到數位時代的學生需要圖像影音的刺激、喜歡選擇自己方便的時候接收資訊、需要花更多時間反覆觀看和消化…,於是決定讓他們在家自行觀看短影片;老師可能發現如果學生不在課堂上討論或進行作業,就往往只滿足於最基本的課程要求、缺乏主動而深層的問題探究,於是決定讓他們在教室進行這些活動。在這樣的前提下進行翻轉教室,才能真正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效。

教學表現不佳的老師不能盲目採用翻轉教室,認為自己的課程只要變成翻轉教室的形式,就能立刻提升學生的學習成效。事實上,老師在執行翻轉教室時,需要花費心力設計實體課程的活動和控制方式,如果設計不佳,可能會發現學生課堂前沒準備、課堂上沒事做,最終的效果比傳統授課更差

另外,就如一開始所提到的,人文社會學科一直以來都有先閱讀文本再討論的專題研討課程模式。如果讓人文社會學科採用現在所鼓吹的翻轉教室,就必須先思考,課程影片和指定閱讀文本何者可以帶領學生達成老師所預計的目標?或是有哪些學習內容是一定要使用文本傳遞的(如經典文學名著的原文是必然無法被取代的),影片又是何傳遞哪些學習內容?甚至可以進一步思考,是否影片比較適合初階的學生,那針對進階學生要怎麼運用MOOC來翻轉教室?

如果有意願嘗試這種線上結合線下學習的混合式教學方法,除了多了解其他老師進行翻轉教室的細節和心得建議,也可以參與教導混合式學習的MOOC。中佛羅里達大學(UCF)和EDUCASE在Canvas Network上開的課BlendKit2014 – Becoming a Blended Learning Designer,不只會介紹混合式學習有關的重點議題,也會有實務步驟、教材設計的引導,讓參與者可以發展出自己的課程。

文 / 柯俊如

參考資料
Top Ed-Tech Trends of 2012: The Flipped Classroom
Megatrends in MOOCs: #9 Flipping the MOOC
MOOCs and the Flipped Classroom
From MOOCs to SPOCs
MOOCs Helping Teachers in Flipping Their Classroom
The Future of Online Education Is on Campus
EUA occasional paper : MOOCs
MOOCs, Courseware, and the Course as an Artifact
Flipping Over “Flipped Classroom” Lit
Forget MOOCs
10 REFLECTIONS ON THE SPOC VS MOOC CONVERSATION – IS HARVARD MOVING OUT OF THE 1990S?
“I Can’t Imagine Going Back”: Inside A Duke Professor’s Flipped Classroom
The flipped classroom as MOOC waste product.
Incorporating MOOC lectures into the flipped classroom
The Maturing of the MOOC
HarvardX Set To Launch Second SPOC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學習者的故事】學習的自主優化:數位學習體驗訪談

數據分析打造線上課程 — 直擊 Coursera 後台數據

遊戲化學習 (上篇) 八個讓生活不再無聊的心理學大公開